本报记者 李振 广州报道

  10月15日下午,北京,一封“英雄帖”再现“江湖”。

  这场由广东省科技厅召开的重点领域研发计划及创新政策推介会开出了“武林”的味道:作为“发帖人”,广东省科技厅将全国科研好项目奉为了“英雄”。这也意味着,广东正式向全国科研好项目发出落地邀请。

  项目征集涉及了宽带通信、新一代人工智能、新能源汽车、智能机器人与装备制造、精准医学与干细胞、第三代半导体材料与器件等重大领域。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发现,此次推介最大的特点是面向全国包括港澳地区征集项目对象,打破了以往项目只接受省内单位申报的单一局面。

  受访专家表示,广东此举意在主动承担国家科技项目攻坚任务,通过集聚外部创新资源补足广东短板,这也反映出广东正以更加开放合作的心态吸引全国各地的科研成果落地,打造科技创新高地。

  缘何广发“英雄帖”?

  “以前大家都说‘东南西北中,发财到广东’,现在这句话升级了,成了‘东南西北中,创新到广东’。”广东省科技厅副厅长杨军在主持间隙开起了玩笑。

  实际上,诚如杨军所言,广东在创新创业上已颇有成效。

  数据显示,广东区域创新能力综合排名在2017年就实现了首次跃居全国第一,R&D(研究与开发)经费投入2343亿元,占GDP的2.61%,PCT国际专利申请1.07万件,占全国总量46.5%,连续多年占全国半壁江山。

  广东高新技术企业数量更是实现全国第一,截止到目前总数达到33073家,国家级高新区14家,新组建了4家省级实验室。

  既然有如此成绩,广东为何还要向全国广发“英雄帖”?

  在广东省科技厅厅长王瑞军看来,广东虽然是改革开放的先行地,市场经济条件比较好,以电子信息产业为代表的高新技术产业也实现了强劲的发展势头,但整体上存在中低端产业占较大比例、产业整体技术水平不高等问题。

  “广东产业整体水平仍然不高,低端产业仍占较大比重,科技创新驱动力亟待加强,一些核心技术、关键零部件、重大装备受制于人。”他直言不讳。

  广东省社科院宏观经济所副研究员万陆曾对广东的科技创新环境做过深入研究。他发现,因历史原因,广东科技基础和力量比较薄弱,大院大所较少,造成人才、技术等创新资源缺乏。一度有学者评价广东是“科技边疆”。

  从广东改革开放的发展路径看,广东实际上承担的是一个招商引资的作用。万陆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彼时广东汇集了海外的资金和技术,与中国的劳动力结合,形成了广东劳动密集型产业集聚的整体格局,也造成了高端产业布局不足的短板。”

  正是由于国家对广东的定位,当时主要的创新资源和科研大项目全部布局在了北京、上海等地区。在王瑞军看来,这恰恰是广东此次广发“英雄帖”的关键所在,“广东在基础和应用基础研究方面一直是比较薄弱的,所以这次广东省委省政府下了大决心,要补上突出的短板”。

  补短板的方式有多种,在万陆看来,广东之所以要开全国先例,在全国征集科研好项目,更多的是适应新的形势。

  以往广东依靠“发财到广东”形成了人才集聚效应,而在当前各沿海城市和中部地区都在争抢科技创新资源。广东唯有通过对内、对外全面开放才能实现吸引创新资源落地。

  “广东虽然高校资源少,但是企业创新活力多,以深圳为首的城市已经走出了一条成功的路子。”万陆认为,广东在吸引全国科创资源方面是存在优势的。

  技术瓶颈待“破题”

  受访专家认为,科技创新资源分散、重复、低效问题首当其冲,而缺乏与国家资源对接恰恰是导致广东如上短板和不足的根本因素。

  “破题”成了首要解决的问题,尤其在粤港澳大湾区被上升为国家战略后,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建设任务变得极为迫切。

  广东通过此封“英雄帖”开出了一个“面向全国、广东承接”的药方。从“英雄帖”内容看,广东选择了开放合作来提高创新水平,主动承接国家重大科技项目。

  征集对象包括“十二五”以来已验收或即将验收的国家重点科技计划项目、“十三五”以来国家重大重点科技计划项目,以及在国家评审结果优秀但受财政预算投入等原因未获立项的,均能在广东开展后续研究或产业化应用的项目。

  广东省科技厅规划财务处副处长赵劲松在推介会上解释称,对于参与了国家重大项目但没获得立项的对象,只要愿意到广东转化落地或吸纳广东单位参与的,都会给予支持。

  他透露,实际上广东目前已经收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1000多项申报,省外就超过200多项。

  在赵劲松看来,“揭榜”制才是广东此次“英雄帖”创新的方法。

  “揭榜”制是问题导向,针对目标清晰的重大行业关键共性技术,面向全社会征集最优研发团队、最佳解决方案。而政府向全社会征集攻关项目需求和增资意向,鼓励行业骨干企业结合自身需求倍增“揭榜奖励金”。

  “揭榜制是两个方向,企业出题由大院大所解决问题。另外大院大所在新能源汽车包括机器人、智能制造方面的成果,我们也可以通过揭榜平台帮大院大所推广、落地,等于是首台套试用。”赵劲松说。

  值得注意的是,一位在深圳科创局工作的人士提出,香港的科创资源实际在深圳科创产业中扮演了重要角色。而从本次“英雄帖”内容看,广东在重点领域研发计划中特意提出了“发挥港澳优势、聚集全球资源”的实施路径。

  计划提出,发挥港澳在人工智能、新一代半导体、生物医药、节能环保、金融科技等方面的优势,主动融入全球创新网络,汇聚国际创新资源,着力构建协同创新共同体,联合组织实施重点领域研发项目。

  “在很大程度上,粤港澳大湾区是参与世界竞争的。”万陆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只有大湾区创新资源实现高度整合,形成一体化合力,才能夯实粤港澳大湾区的创新能力。”

  广州高新区科信局局长孙学伟对于征集全国科创好项目充满了信心。以广州高新区为例,今年里相继引进了上裴钢院士、施一公院士、唐本忠院士和邬江兴院士;也与科学院、浙江大学、清华大学、南洋理工大学等合作建立起了重大创新平台。

  “今年里我们引进的一大批重大科技项目超过40亿元,整个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医药、人工智能产值占到了广州市的60%。”他说。